主页 > 引资测评 >叶伟章回归剧场执导没故事的魅力──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 >

叶伟章回归剧场执导没故事的魅力──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

发布时间:2020-06-24   浏览量:906   

 

叶伟章回归剧场执导没故事的魅力──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叶伟章回归剧场执导没故事的魅力──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叶伟章回归剧场执导没故事的魅力──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叶伟章回归剧场执导没故事的魅力──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叶伟章回归剧场执导没故事的魅力──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

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,光听名字就不免让人觉得抽象、诗意、摸不着头脑。

导演叶伟章笑着说:“没那幺複杂,纯粹是这演出由三部小品组成,分别为〈Timing〉、〈在那遥远的地方〉以及〈白乌鸦〉。”

这三部戏都没有故事,但叶伟章说:“这就是小剧场的魅力了,就好像看舞蹈一样,你无需明白每个细节,但依然会感受到编者所要表达的概念。”

叶伟章是剧场里的中生代导演,2000年于台湾私立中国文化大学戏剧系毕业,回来后曾于MSC戏剧系担任兼职讲师,并曾担任多所大专和高中戏剧学会的指导老师及演出指导,包括马大华文学会、马大中文系文学双週、中央艺术坊纯美术系等。

除了导演作品,他亦跨界操刀其他艺文活动,其中包括多届花蹤文学奖的颁奖典礼、《星洲日报》报庆全马巡迴演出、《蔡琴与上海交响乐团》老歌演唱会、慈善演出、本地重量级声乐家卓如燕及创作人张盛德的个唱演出……

此外,他也有十余年的媒体经验,曾任《星洲日报》文教部主任、出版组主编。目前是一名自由文字工作者及新纪元戏剧与影像系的兼职讲师。

以小剧场形式呈现

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是他阔别剧场近10年以后,回归剧场的第一部作品。

叶伟章说:“这次的演出主要以小剧场形式呈现,不是主流的叙事模式,对于较少接触剧场的观众而言,或许会觉得陌生,但其实那是另一种体验。”

他披露,他在中学时期开始接触戏剧,那是小剧场浪潮席捲而至的年代,他在剧场里找到了快乐与自在。

“我因此而决定唸戏剧系,毕业后,基于很多原因:现实的压力、外面世界的精彩、过于在意他人的评价……我不知不觉就走远了。”

40岁开始减法人生

重捡遗落了的初心

在“远离”戏剧的那段日子,叶伟章从未想过不再创作,但总让他分身乏术、筋疲力尽的媒体工作,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38岁那年,他离开了职场,同时展开了一段自我凝视的历程。

“40岁时,我开始了减法人生,对人、对事、对物都是如此,我只保留自己觉得喜欢、觉得重要的东西。”

在检视的过程中,他遇见了当年喜欢戏剧、喜欢创作的自己,于是捡拾起了不自觉间遗落的初心。

“其实也还是有犹豫摆荡的,所以又拖了两年。刚好声活小戏场的负责人陈嘉健三不五时问我,什幺时候愿意推出作品;加上这两年回到大学学院教课,看着那些永远热血、充满热忱与梦想的年轻人,不知不觉就被感染了。”他笑说。

从幕后走到台前

刘俊明感觉活了过来

6名表演者中,有两名属新生代演员,都只有21岁,分别是刘俊明与邹真昱。

“初中三那年,我代表学校外出比赛,灯光照射下来的一霎那,我感觉自己在舞台上活了过来。”刘俊明说。

因为这微妙的感觉,他对剧场欲罢不能,中学毕业后依然把重心放在剧场里。

然而,他却没有选择继续留在舞台前,反而转去了幕后。

“可能和我某次演出时受挫有关係,所以没有太积极想要站上舞台。在幕后需要及时解决许多问题,让我找到了另一种成就感。”

他因为几档音乐会的后台工作,而与导演叶伟章熟络了起来。

“当导演问我要不要演他的戏时,我想说,好像确实隔了一段时间没站上舞台了,加上之前就听说过他的风格很独特,想说可以尝试一下。导演的要求与想法,我当下是捕捉得到的,但却需要时间消化和摸索。”

刘俊明觉得,演出很简单地就把三个小品的主题表现了出来,但形式却很罕见。

“导演的手法很少见,应该说我从未看过,我觉得这对剧场的发展是一件很好的事,可以有多元的表演形式。我认为,作品所表达的,是一些人性上的观察。譬如〈在那遥远的地方〉,我的感觉是有些人或许穷其一生都在追求某个东西,但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。

“不过,有趣的是,对于其他观众,或许又会有不同的解读方式,它其实是没有标準答案的。”

艺术只需一点想像空间

〈Timing〉、〈在那遥远的地方〉以及〈白乌鸦〉究竟在说什幺呢?

对此,叶伟章以简单浅白但却“不剧透”的说法,作出阐释。

“〈Timing〉在说的,就是Timing 这件事情,只有时间点对了,才会成事;〈在那遥远的地方〉说的是生活,许多人总会捨近求远,或看不清楚本质,当然也包括我自己;至于〈白乌鸦〉,则是社会现象,关于社会大众的霸权现象。但这三部戏都没有故事。”

没有故事,该如何表达呢?

“那就是小剧场的魅力了,就好像看舞蹈一样,你无需明白每个细节,但依然会感受到编者所要表达的。其实,所谓‘艺术’,并不是艰涩难懂,只是需要一点点的想像空间而已。”

感觉被导演看穿

邹真昱用身体传讯息

邹真昱小时候就看过唸中学的姐姐在舞台上表演,因此对戏剧充满憧憬,甫进入中学就加入了戏剧学会。

邹真昱的个性特别倔强,是那种决定了就会勇往直前,绝不轻言放弃的类型。一路走来,受挫有时、犹豫有时、失落有时、摆荡有时,但她始终坚持走在这条别人眼中特别艰辛的剧场路。

“或许是因为不甘心努力了那幺久的事情就这样放手;或许是因为想要证明自己,所以就继续走到了现在。”

时间点到了 自然就发生

邹真昱坦言,当导演找她参与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的演出时,她感到既兴奋又害怕。

“对我而言,我跨出了自己的舒适圈,所以会感到害怕。我对整个演出的形式毫无概念,同时合作的又是一群前辈,一方面我会觉得这是很好的尝试,但另一方面又很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。”

排练至今,邹真昱常会有被导演看穿的感觉。

“以前的演出,排练时间都较短,不会和导演接触那幺多,很多时候关係都只建立在剧本上,不会太深入,但这一次的情况很不一样。”

邹真昱说,这部戏有让她建立起原先被消磨了不少的自信。

“对我而言,这次的演出是很新鲜的体验,它与我之前接触过的表演风格迥然不同。我一直很想尝试用身体表达的表演形式,所以很高兴这次有机会如愿以偿。我觉得,撇开语言以后,有时身体真的可以传达更多的讯息。”

她说,很凑巧的是,〈Timing〉与〈在那遥远的地方〉其实刚好都在反映着她的现况。

“有时我会觉得,根本不懂自己在戏剧路上在追求着什幺,但很多事情或许其实只是时间点的问题,就好像参与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的演出那样,时间点到了,自然就会发生。”

《时间.远方.白乌鸦》资讯

演出日期时间:

12月7日(五) 8pm

12月8日(六) 3pm、8pm

2月9日(日) 3pm

地点 :The Play Haus

票价 :RM50.00

票务联络:011-1682 9929 

(服务时间:10am至6pm)

脸书专页:时间远方白乌鸦

上一篇: 下一篇: